【M16xM4】心智修改

一级危险预警,极端意识流ooc不按原剧情理解
二级危险预警,失败的硬核试验,涉及计算机知识却没有仔细查资料(ntm
三级危险预警,剧情凌乱无主线无启发性
仍继续?

0篇
执行对象代号:M16A1,正在下载心智数据……
正在下载人形记忆数据……
记忆数据部分缺失,发现残留。
正在扫描:视频文件[编号]
语音文件[编号]
loading……

意识渐渐恢复了,M16A1从虚幻中清醒。她睁开眼,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灰色的空间。灰色的平原仿佛无限地往四周延伸。无论往哪里走,看到的都是无尽的远方。
“欢迎来到你的心智云图,M16A1。”
清澈的女声在空间里响起。M16A1皱了皱眉,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。
“我不欢迎你,虽然现在我没有选择。为什么在这里唤醒我?”
“唤醒你的不是我。没有我,你照样会醒来。”
“……怎么回事?”
“……我只能告诉你,有人在翻阅你的心智云图。看,她们打开了你的记忆文件。”
远处隐约有类似影像的东西在发光。M16A1向那片光影走去。

1篇
提示:查看记忆文件可能产生大量数据流,是否继续?
确认。
视频文件[编号]加载完毕,开始播放。

“哦?小猫咪,你已经恢复意识了?”
懒散的女性声音,语气中倒是有份难以抑制的愉快。画面上逐渐出现了整洁明亮的研究室,帕斯卡在一张机械床边忙忙碌碌,M16A1远远站在角落里,等待着。
“唔……看起来……运行得没什么问题。”
“你是……谁?”
“帕斯卡莉亚,你的制造者。”
“为什么……要制造我?”
床上的人形开始断断续续提出一连串问题。她有一头柔顺的褐色长发,同颜色的双眼透出天生的迷茫神情。帕斯卡的最高杰作,一开始就在说明自己的与众不同。
“……不如先来看看你的新战友?”
帕斯卡终于把话题导回中心。她转过头,M16向这里走来。
“M4A1,是吗?我是M16A1,和你一样是个战术人形。初次见面,好像之后我就要听你的指挥了呢。”
M4A1用手肘撑着床,艰难地坐了起来。她盯着M16的脸,带着刚苏醒的迟钝,歪了歪头。M16发现她浅褐色的眼睛里再次充满了迷惑——带有点惊慌,还有关切。
“你的……眼睛?”
“哈哈……被吓到了吗?这个眼罩啊……其实没那么可怕啦,只是个纪念而已,很酷对吧?”
“唔……”
那双清澈的眼睛平静下来。M4A1似乎在思考如何回应,不由自主地又歪了一下头,和M16相似的挑染发丝垂落到她的肩上。

2篇
M16A1躲藏在掩体后,正在对外进行射击。这不是什么有威胁性的敌人,可是M4A1在不间断的枪声中慌乱得手足无措。她狼狈地躲避着擦身而过的子弹,从身边摸出一个催泪瓦斯,闭着眼扔了出去。
“M……”
M16的摄像镜头最先捕捉到了那个物体。但是迟了,那东西划了道几乎垂直的曲线,骨碌碌地滚了回来。砰地一声,掩体箱后方一片烟雾弥漫,什么都看不见了。M16努力地在烟雾中睁大眼睛,争取几枪干掉剩下的目标,结果泪水模糊了整个画面。
“M4A1——!”
AR15带着哭腔的怒号冲出来,盖住了咳嗽声:“M4,你这个笨蛋!你没救了!”
M4A1哭的比谁都大声,不停说着对不起。M16一边听着她们的叫喊一边抹眼泪。

(“……你竟然记得这个?”欧迦斯的声音里明显地带着笑意。
M16A1盯着面前闪动的画面,没有说话。
那时的M16其实想大笑,像SOP那样,然而刚才的睁眼起了反应,她的眼泪浸泡了整张脸。于是她用不得不双手捂住,M16A1从指缝间看到她的嘴角在上扬。)

3篇
杂乱的脚步声。地板发出的吱嘎声。由远到近的咒骂声,最后近在咫尺。
“你们这些废物!竟让格里芬的垃圾在眼皮子底下消失!快把她们的信号找出来!”
隔了一堵墙,铁血的人形气愤地高声怒喝。身旁人被吓得呼吸一滞,被另一个人连忙捂住嘴巴。
铁血的脚步声开始分散,从各个方向传来。它们踢开掩体寻找可能的痕迹,发出可怕的响声。房间内的两个人小心翼翼地呼吸,直到脚步声渐行渐远。
“好了……应该都走了吧。”
“没问题吗……M16姐?”
“应该没有……为保险我把伪装成我们的一个信号源留在了外边。M4,你刚才又干了什么?怎么来了那么多铁血?”
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M4的声音变得欲哭无泪了,“我忘记不能打开信号了……我只是想试试联系15她们的……”
一声无奈的叹息,房间里沉默了一会。
“M4……相信你的判断。15和我们只是相当于分头行动而已,做好眼前的事,相信你自己。”
“……”
“M16姐……我究竟还缺少什么?”
“……你不缺少什么。在关心队员方面你是我见过做的最好的。至于果敢的行动力,我之后可以教你。不要急,我们还有时间。”
M16的声音如此沉稳,令人相信她就是可以依靠的一切。无论今天,无论明天,有她在的时候即使失去一切也不会迷茫。
踉跄的脚步声,衣料的摩擦声,呼吸声如此相近,是拥抱啊。一瞬间,世界上再没有其他声音了,只能听到两颗心脏跳跃的节奏,一个急促另一个更急促。画面外的M16默默地听着,欧迦斯也难得保持沉默,直到画面里两个人的心脏的打着同样的节拍。

4篇
M16A1突然感到一阵熟悉的刺痛,这是改编心智程序的表现。
“怎么了?!”她向天空喊,可是欧迦斯却没有回音。面前走马灯般的影像闪出了雪花。

此文件已严重损坏,仅能以文本形式打开,且内容可能存在混乱。是否仍继续?
确认。正在加载,请稍后……
文本文件[编号]加载完毕。

……(乱码。)
剩余_39天
……(乱码。)
剩余_14天
M16A1_20570921_001—这是怎么回事。
……(乱码。)
剩余_10天
帕斯卡_20570921_002—M16A1,冷静点。现在她们只有你了。
……(乱码。)
剩余_02秒
剩余_01秒
剩余_00秒
AR15_MIA
………………(乱码。)
………
M16A1_20570921_003—……你知道吗,帕斯卡。昨晚我还听到AR15跟SOP2吵架。M4A1前不久才打过我一巴掌。
帕斯卡_20570921_004—……我理解。
帕斯卡_20570921_005—相信我,她会醒过来的,也许明天,也许后天……总有一天。

5篇
影像再次变得清晰起来,最先出现的是一双美丽的异色眼睛。
“M16姐,RO要住进来了哦。”
“很好啊……这样宿舍就能重新吵吵闹闹了吧。”
“嗯,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和我拌嘴……但是我很喜欢她。”
M16笑了笑,摁掉了M4的闹钟。
傍晚,RO拎着东西出现在宿舍门口。SOP立即向她飞扑过去,RO635脸颊微红地笑着,看起来好幸福。
“RO,喝杯茶吗?”
“啊……谢谢你,M16。”
茶几上有三杯茶,一杯RO,一杯SOP,一杯M16。茶柜上有两个闲置的杯子,一尘不染地闪着温润的光泽。M16小心翼翼地保留她们存在的痕迹,让她们不至于从世界上彻底消失。

6篇
特别的节日。
M16A1在夕阳落下的时候出现在酒吧。吧台后的人形热情的向她打了招呼:“好久不见啊,M16小姐。还是在这里喝吗?”
“不……请给我送到那里。”
M16指了指酒吧里最安静的角落。人形没做声,把杰克丹尼端到她的桌上。今天的杰克丹尼没有加冰,而是兑了水。M16道了谢,人形的体贴让她感到温暖。
酒吧里的布置很温馨。那天的音乐异常轻柔,笑靥如花的小姐们温柔地挽着先生的胳膊,空气里多了些喁喁私语,还有香槟的气息。不管是人类还是人形,在这里,现实被拒之门外。酒吧像一个避难所,安全地把战争和不幸暂时隔绝。
M16一言不发地独自坐在角落,她那杯金黄色的酒液刚好被夕阳的余晖浸透,在桌面上折射出无比温柔的浮动的橘黄。在无声的等待中,时间慢慢流过,满街华灯初上,灯光和星光相映出一片迷蒙。
她接到了帕斯卡的任务,可是她希望还能再等久一点。

7篇
“M16A1……不要走……”

灰色的世界似乎到了尽头。
M16A1看着走马灯向远处飘去。她想挽留,便伸出手,往它们离去的方向追了几步,可是没有用。它们是虚幻的闪光的云雾,带来灰色天地中唯一的色彩;它们像空气,一旦呼吸就让人感到难以分离。然而它们偏生从她的指尖滑过,头也不回地远去。
她想停下脚步,但是她知道她不能。
慢慢地,灰色的世界出现了事物的轮廓。

8篇
M16A1在空旷的荒野里行走。她已经习惯了一切,比如黑白的世界,长风衣,偶尔在镜子里瞥见的白色头发和金色眼睛。疤痕不再遮掩,那没有意义。过去的记忆已经离她很远,恍惚间她觉得那是另一个人的人生。
如同往常一样,她被交付以巡逻侦查的任务。伊莱莎说是让她熟悉环境,和人形。
“啊,M16,今天也来了嘛。”梦想家,在通讯窗口。
“今天去哪里?”
“老地方。如果你愿意可以走远一点。”
窗口中传来梦想家与破坏者的争论声,M16A1将其关闭。记忆中似乎有相似的片段,但在印象中只剩下粉红色和米白色。
于是她什么也不想,一步一步将脚印留在雪原上,淡然的,平静的。四周很宁静,无风,木星炮顶着雪默默矗立。
呀,那里有草。
M16向那里走去。那是雪原尽头的一痕浅绿,连接天空。
铁血的世界是黑白的,战斗机器就是如此。没有所期望和寄托,只有无穷无尽的杀戮,重复,重复又重复。铁血精英单位M16A1对此不表态,似乎已经默认。但在这一刻,她发现自己很高兴看见绿色——与黑白不同的鲜亮的颜色。

“所以你没有默认。”欧迦斯的声音突然在空间中出现。
“你很矛盾。你不喜欢制造麻烦的人形,却无私地容忍了她的所有错误;你为承担过多的责任感到疲惫,却不介意再加上她的一份;你不愿意被当作执行任务的工具,但你愿意为她的苏醒赌上自己的一切,而且无怨无悔。”
M16A1沉默。
“你的心智难以摧毁。我们一打开关于她的文件,你就自动从一级意识平台苏醒。你的感情模块一直在后台运行,尽全力阻止我们对那些文件进行可能的删除或修改。这些记忆,你知道以后会给你带来更大的痛苦,可你不愿意我们对它仅仅篡改一个字节。”
沉默。
“你期望着,寄托着,即使你知道这不可能实现。你无情的对她举起枪口,换来预料之中她猛烈的反击,可这不是你想要的。经过我的无数次推测,你只是想要她的第二个拥抱。”
“从来到我们这里的那天开始,你掩盖,你深藏,可事实上你也很清楚……”
“你就是爱她。”

9篇
“记忆文件已经到末尾了。”
“果然是这样吗……没办法了,退出吧。”
“等一下……这里竟然……新出现了一个图像文件?!”
“……扫描不是早就完成了吗?!”
“不……”
“我想……在刚才我们查看她的记忆文件的时候,她一直醒着。”
“心智在一级意识平台苏醒……?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见。那么这个文件就是……”
“她在一级意识平台世界的回忆。”

[M4A1_02738.BMP]加载完毕。

灰色的天空,云在天边涌过来,想必是M16A1记忆中的拂晓时刻。一个人形在微笑,她穿着墨绿色的无袖上衣,腰间系着白色的外套,头上荧绿色的挑染是这样鲜明。灰色的晨风吹起她的发丝,她的眼睛还很清澈,M16在回忆中感到满足。

“你看见了吗?监视舱里。”
“没有,M16怎么了?”
“她动了。”
“准确来说……我想,她在笑吧。”

【白良】醉意

大概就是俩人一起喝酒的剧情吧……
范海辛x天堂福音,圣战之前的事,不刀(:з」∠)_咸鱼文手第一次发文,ooc属于我x欢迎捉虫! @举头三尺有神明
正文请往下走↓


窗外的雨滴滴答答,夹杂着几丝凉意。小酒馆里没几个人。昏暗的光线里,隐约可见有两人坐在角落。其中一人半张脸藏在深蓝色围巾里,帽檐压的很低。另一人身着华丽的红教袍,专注地盯着一本书,只留给别人一个侧影。
两瓶上好的葡萄酒放在桌上,发出一声沉闷声响。张良转过脸来,合上了书。
“来一杯吗?陈年的半干红葡萄酒。”李白毫不迟疑地拎过一瓶酒,熟练地斟满两杯,推给张良。后者淡淡道:“我不喝酒。”
意料之中。血猎并不气馁,只是勾勾嘴角:“甜的,就当是驱寒。”
张良没说话,只是看了看那杯酒,深宝石红色的液体闪着晶莹的光芒。见主教端起高脚杯,李白愉快地递过自己的杯子:“陪我喝杯酒,这么困难。”
两杯交碰,“叮”的一声。张良的声音里带上淡淡的笑意:“你要做好把我扛回去的准备。”
对方轻笑一声,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。学着他的样子,张良把酒举到唇边,醇厚的红酒香气扑面而来,寒意瞬间散了几分。
一杯下去,主教直了直身子,又恢复了轻描淡写的语调:“怎么样?”
这句话轻得只有李白一个人能听见。李白不动声色地低着头,为两人再次斟满酒,几乎看不出他在说话。
“一点没错,”他的声音出奇的沉稳,和平时那酒鬼判若两人,“你标出来的地方我们全找了,战绩颇丰。”
巷战是血猎的主场。虽说教廷力量强大,但总不可能庇护每个角落。清扫这些角落是血猎的主要任务。多亏面前这位年轻主教无可挑剔的战略指导,李白的工作不算太过繁重。把第二杯红酒推给那人,指尖交碰的同时,他凑近对方的耳朵。
“承蒙关照。”
张良还是和平时一样冷淡,不躲不闪,没有任何反应。他垂眸接过杯子,依然是一饮见底。酒液在舌根泛起温和的甜香,甚是迷人。他不禁握紧了酒杯。
“教会决定调回你们的部分兵力到教廷本部。”张良主动拿起酒瓶给两个杯子满上。
主教给自己倒酒,李白还是第一次见。不过更具吸引力的是他的话。血猎饶有兴趣地抬高帽檐,一双深蓝色的眼睛盯着他。察觉到这目光,张良简单地说:“他们越来越强了。”
李白接过杯子,目光却没有移开。面前的张良,脸上已经因酒力泛起淡淡的红晕,表情却仍然清冷。就好比平日一身墨香的人儿忽然沾染上若有若无的酒香,令人陶醉。
“遵命,”李白顿了顿,话锋一转,温柔地挑明中心,“要是连主教大人都保护不好,我还有什么责任心可言。”
张良端酒的手停了一下,最后还是一杯灌了下去。葡萄的甜香再一次占据了味觉,咽下的酒液却开始热烈地燃烧,一路往下,像一团火焰。脸有些发烫,他用手肘勉强撑着桌子,却还是再满了一杯。
眼前这酒与眼前这人如此相似。他迷恋他给予的深沉的甜美,又无力抵抗他的热烈。不知什么时候起,开始挂念他的笑容、他的身影;拒绝他的吻,却莫名期待他在耳边温热的缠绵。
不能自拔了么?
第四杯酒灌下去,五脏六腑像着了火一般。一阵晕眩铺天盖地地袭来,张良感到头一沉,差点倒在桌子上。
“这么快?”是李白惊讶的声音。
好容易把他扶起来,他抬起脸,平日犀利的目光早被醉意融化,流露出难得一见的恍惚。李白觉得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。张良反应过来,困难地扶了扶眼镜,朝李白微微一笑。
“扛我回去呀?”他问。